DiaboloMenthe

Hi,这儿木笔w
彩墨/手写/日常/摸鱼
IBDP/梦想是LING&ECON双修
主cp:肖根/楠条
立志成为写字博主(。ì _ í。)

鞠南/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(二)


——感觉自己很棒棒,居然时隔一天又更了一次qwq


高中生果南x幼女鞠莉

微ooc

以下正文:



果南被闹钟叫醒。


伸了伸懒腰,感觉精神不太好。


昨天晚上因为各种原因太兴奋了没有睡好。


自己都过十六岁了……居然还会为了跟一个小孩子见面而睡不着觉?果南腹诽着自己。


“是真的有点期待啊……那个孩子的家。”自言自语着,果南从床上坐起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清晨八点。海边的空气很清新,浪花拍打的声音听着很舒服。


直升机的轰鸣声准时响了起来。


果南看着直升机缓缓降落,注意到里面只座了一个人。诶?鞠莉呢?果南有点奇怪地想着。


小心地弯腰走进机舱,果南微笑着礼貌地和鞠莉的爸爸打招呼。


“小原先生早上好、我是松浦果南。”


“嗯,鞠莉和我说过你了。你真是个漂亮的孩子。”小原先生打量着眼前的少女。


“谢谢叔叔夸奖。”果南决定找点话题,“鞠莉今年几岁?”


“六岁。再过一年就要上小学啦。”


鞠莉跟我差整整十岁啊……“十年一个轮回。”不知为何,果南突然想到这句话。记不起来是谁说的,但就是觉得这句话很重要。


“鞠莉很少邀请朋友到家里来呢。”小原先生发话道。


“除了你以外,还来过一个青色头发的小姑娘……好像扎了一个丸子头来着?也不知道鞠莉跟她是怎么认识的。


“这是鞠莉第一次请你那么大的孩子来呢,看来她很喜欢你。”


“诶、大概是吧。”果南慌忙应着。


又来了,“喜欢”这个词。大人小孩都会那么随意地说出来吗?


果南回过神来的时候,小原先生又开了口。


“鞠莉今天心情不太好呢。”


“诶?她怎么了?”果南一下子坐直了身子。


“昨天晚上她养的金鱼死了。鞠莉对这条小鱼有特殊的感情哩,换水喂食都是她抢着干的。


“结果昨天晚上却突然死了……大概是因为寿命也只有这些了吧。


“这孩子很伤心,现在估计还在鱼箱边哭。”小原先生的语气有点心疼。


“我去劝劝她吧。”果南不由自主地说。


“嗯,你来的话鞠莉应该会很高兴的。”


果南笑了,脑海中浮现出金发的身影。


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。
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金发的小孩站在比她还高的鱼箱边,因为背光看不清她的表情。小孩揉着眼睛,口中像是在说着什么。


这就是果南走进鞠莉家的客厅后看到的景象。


“果然很伤心呢……”


果南放轻脚步走上前,蹲下身,从后面搂住小小的人儿。


突然的温暖让鞠莉浑身一颤,继而暂时止住了哭泣。


“Mama?”小孩试探着问了一声。


“是果南酱哦。”海色长发的少女斜了斜身子,好让自己和鞠莉靠近一些。


“呜、果、果南……呜呜……”


小孩又哭了起来,转过身扑进果南怀里。


“不哭不哭……鞠莉要坚强哦……”果南不知道如何安慰她。感觉自己面对小孩子的尴尬症又要发作了。


“要、要果南酱抱抱……”鞠莉抬起头,眸中是泪光闪烁。


果南张开双臂,把鞠莉的头轻按在自己的肩上。淡金的长发很柔软,还残留一点洗发水的味道。


果南忍不住把鼻子埋了进去。


鞠莉的要求,果然还是无法拒绝啊。果南有点无奈地想。


过了一会儿,啜泣声渐渐低了下去。果南感觉自己的肩膀上湿湿的。


“我们去把你的小鱼埋在花园里,好吗?”绛紫看着淡金开口。


“唔、好呀。”鞠莉点点头,因为刚哭完眼睛和鼻尖还有点红红的。
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果南在草地上坐下,拍拍手让鞠莉坐在自己身旁。小孩于是坐下来,手抓住少女的衣角。


“果南酱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你说把小鱼埋进土里后,她会长成金鱼树吗?”


“不,”果南想了想说,“我想,她会变成金鱼仙子。”


“仙子吗……”鞠莉学着大姐姐的样仰头看天空,“果南酱就是Mari的仙子哦!”


砰砰的心跳声。果南觉得自己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。这个可爱的小孩……简直让人没有抵抗力……


俯身,侧过头,在小孩的脸上印上一吻。


“是哦,果南就是你的仙子。”





没错那个青色头发的小孩就是善子。为什么会出现善子呢……你猜?


我我我是不是把果南写成了幼女控??不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……(我觉得一个小孩很可爱也会亲她的,如果我跟她熟的话qwq


下一次更要一周以后了哟w


以及感谢你看完这篇文章ww

评论(7)

热度(18)